還記得在急診實習的某個寒冬午後,忙碌的看診處來了個看起來異常單薄的男生,主訴咳嗽兩個月,看診所都沒好,早上到胸腔科門診求助,胸腔科醫師安排他做了一張胸部X光照片,一看苗頭不對,趕緊叫他到急診來。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前幾天表哥 Line我,說有個大陸同事的兒子有心室中隔缺損,醫師建議開刀,問我怎麼看,是不是真的非開不可?

老實說,intern不過是念過兩年多臨床醫學,哪裡會知道如何幫人家評估開刀的必要性?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中午參加醫院的醫學倫理委員會,會議中會有主治醫師提出自己在臨床上碰到的實例與主管及同仁討論,企圖尋找判準與解決之道。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天就要職前訓了,不再像以前開學前一天會緊張、不再像以前要當clerk前會焦慮。

該來的總是要來,其實也等這一刻很久了,不只是因為那份不多也不少的薪水,更是一份對自己付出多年時間於這個專業的承諾。就像柯p說的,醫師實在不像以前那麼好當,賺的錢也沒有企業家多,但是這是個好職業,真的可以幫助別人。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兩週在精神科,我照顧的一個個案是躁鬱症發作,因為有自傷傷人之虞而被強制住院的案例。每次與個案會談,話題總是會回到他是否可以過著自在的生活,不用再天天吃藥?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2012年起,由學生號召、以一般公民而非政黨為主要支持的群眾運動越發熱絡。

很樂見年輕一輩的我們願意關心公共事務,只是活動過後,盼望有持續的力量監督每位我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跟官員,期許他們也許不是完全將政見兌現,至少也不會做出傷害多過助益國家與人民的決策;更冀望每位現在憤怒的青年學子,當有一天領導國家的棒子交到我們手上時,我們仍記得此刻的不平,並秉持著善良的心,用專業素養與職業道德,不畏艱難地挑起重任,帶領台灣走出台灣的路。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害怕衝突,尤其當衝突發生後,該如何打破衝突之後的沉默,讓彼此的關係和緩、進而和解,或更好的是能夠化危機為轉機,讓彼此的關係更正向發展,這時候就需要好的溝通。然而,對我來說,關係是我所不擅長的,溝通更是一項需要學習的技能,可能對於一些人也是,在這裡把我的mentor Andy 與我討論的內容跟大家分享。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 博雅青年講堂 公開課請到了在學生時代從事樂生保留運動的何欣潔老師,與我們聊聊台灣/東方社會對土地的概念和鄉土意識。

過去,土地確實代表著我們足下所踩的礦物粉末,鄉土/鄉下也代表著主要從事一、二級產業的那些地方;但是隨著時間的演進,他們可以不再只是被那樣狹隘地定義。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座橋能阻絕多少疾病?

一個捷運機場能夠帶來多少效益?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apgar score  

颱風天就要回憶一下關於媽祖的民間習俗。

媽祖姓林,名默,又稱默娘,出生於宋太祖建隆元年(或曰五代末年)福建路泉州府莆田縣湄洲島(宋太宗年間改為興化軍),一出生則不哭不鬧,因而取名為默,小名默娘。

bruis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